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大疆贪腐案详情曝光:案例暴露出哪些商业管理难题?

大疆贪腐案详情曝光:案例暴露出哪些商业管理难题?-李隆基是谁的儿子

2020年05月25日 21:21:15 来源:大疆贪腐案详情曝光:案例暴露出哪些商业管理难题? 编辑:世界地震

大疆贪腐案详情曝光:案例暴露出哪些商业管理难题?

上诉后的二审期间,大疆公司出具了一份《谅解书》,请求司法机关给予伊丹改过自新的机会,对其适用缓刑。

其五,贪腐对产业链的伤害。作为行业标杆公司,大疆的一举一动实际上对产业链都会带来联动影响,从整体产业链来说同样如此。

考虑到伊丹通过其家属主动上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0万元,终审判决为,伊丹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月10日起执行至2020年7月9日止);追缴被告人吕龙、伊丹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62.6788万元,依法没收。

此次案件中,一位李姓大疆采购专员实则为吕龙妻子,与吕龙离职时间相差月余。在受贿过程中,李女士旗下账号也承担了重要的“资金承接”工作。

早在2019年1月,大疆就曾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开信,语气中带有“痛斥”的意味。不仅承认了职务腐败是公司高速发展过程中“最为严重的问题”,也指出治理腐败时“被挑战”,用“一些员工添油加醋地散播谣言”来回应外界关于其派系争夺的质疑,甚至量化透露了腐败对产业链带来的影响。

在诸多大型公司中,其实都悄悄存在一则“近亲不能同时服务于同一家公司”的要求,看起来“不近人情”,但也有其道理。

如开头所言, 大疆官方对此予以了否认,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大疆在近年间的确经历过几次劳动合同纠纷案件。

但伊丹在离职后加入威欣睿公司,利用其与吕龙的关系向吕龙许诺在增加采购额的情况下给予返点,则显示出另一重恐怕难以管理的隐患。

从这以后,每个月10日,大疆公司与林某的公司结账,林某就按照回款的5%给伊丹转账。按林某得到的说法,这5%“要给品质管理,研发人员、吕龙是供应商引进的,还要给下单的等等”。

2、反思:商业公司的管理难题

并非说二者之间存在必然关联,只是提示这可能侧面透露出商业公司在管理过程中,是否有“矫枉过正”的可能性。

近些年来,不止创业公司,即使是互联网巨头公司,也难以避免遇到内部贪腐治理的挑战。而案件陈述过程中透露的细节,则间接显示出曾经大疆在内部管理方面存在的漏洞。对于企业永续经营来说,恐怕算是一种较高成本的“成长教育”。

按照当前汇率粗略计算,其月薪大约为6.5万元,在未考虑年终奖的前提下计算四年间月薪之和即310万元出头。可能吕龙在意的一个方面,是其他科技公司或者其他技术人员高年终奖“洗刷”下的焦虑。

林某同事林映美则透露,大概在差不多吕龙离职同时,在2018年上半年开始没有再给伊丹的账号转钱,“是老板林某说不用转了的。总共转的数额大概有三百万左右吧。”

不少人士认为,大疆作为细分领域的小巨头公司,在经营管理方面却存在较大挑战,是公司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补习”的功课。但从商业管理角度来说,大疆案例透露出的问题,恐怕是包括巨头公司在内的商业世界都很难完全避免的长期管理学功课。

吕龙在自述过程中曾表示,“伊丹约我吃饭,埋怨采购的工作太恶心,一点权力和地位都没有,问我有没有想过额外赚点钱,我说我们职位这么低怎么赚钱,问他安不安全……”

外部压力或许来自其户籍所在。吕龙是香港居民,户籍也在港,香港地区的高消费水平众所周知;当然根据其官方盖章的表述,则是“职业不自信和不平衡”。

5月1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发生于2019年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件判决,详细介绍了大疆创新前员工是如何借助采购经理的职位便利,受贿巨额财产的经过。

虽然在陈述过程中,李某并未承认对吕龙受贿事宜的了解,但突然存入数百万现金,也的确容易被陷入连带风险中。

其四,商业公司的“雷霆震怒”与“党派之争”会否存在关联的隐患。

大疆贪腐案详情曝光:案例暴露出哪些商业管理难题?

一审结束时,判决结果是伊丹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吕龙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追缴被告人吕龙、伊丹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82.6788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此话其实字字切中要害,只要存在于商业世界,对于人性的考验恐怕永远不会结束,这可能与是否身处高管职位无确切关联。当然,公司能够在治理方面日益完善、产业链协同方面更具带动作用,应当是我们可以期待的方向。

但文书显示,吕龙本人月薪恐怕并不低,“在大疆期间一个月七万元港币,任职约四年,共收入约三百多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前者“百旺”公司在近两年来,曾经遭遇被裁员工的起诉。最终结果都以大疆方面败诉告终。

根据大疆公司出具的补充说明显示,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大疆公司向威欣睿公司每月平均采购额维持在每月21.5万元人民币左右;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吕龙离职的月份)每月的平均采购额维持着每月364.8万元左右,平均采购额飙升了16.9倍。

1、贪腐回溯:三年涉近300万受贿

此次披露的贪腐案提及大疆交易方,公司实体分别为“深圳市大疆百旺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大疆如影科技有限公司”。

吕龙先后多次向该供应商下单,采购额从每年30余万元升至每年3000余万元,截至报案时采购额共计约7500余万。

其二,商业公司管理框架和资金支配规划不到位的隐患。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来看几个判决书细节透露出的商业公司治理挑战:

案件是以伊丹自动投案浮出水面,2019年1月末, 其与大疆公司达成和解协议,赔偿公司80万元,取得了谅解。

经官方查实,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威欣睿公司加上林某本人,共向伊丹转账362.6788万元。期间伊丹向吕龙转款139.12万元,同期吕龙妻子李某的个人账户亦有数百万现金存入。

因为贪腐治理,大疆曾在近些年间对采购部门等相关人员进行过大幅裁撤处理,随后市场上关于其此举有“派系清理”之嫌的流言也泄露出来。

据庭审期间大疆方面人士的介绍,吕龙在公司在任期间,采购并不需要向公司申请,公司没有固定的采购计划金额,与威欣睿有限公司之间订有采购合同。言下颇有些透露此前大疆内部资金和流程管理的疏漏等问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引发高度关注的无人机小巨头大疆创新内部贪腐案,因为一则《刑事判决书》的披露,揭开了其中一角。

其三,公司内部存在“亲密关系”的潜在隐患。

此外,经查实,伊丹于2015年2月加入大疆创新担任采购经理职务,主要负责供应商的导入以及对接事宜,2015年8月其引入了威欣睿公司,2016年6月伊丹离职后相关工作移交到吕龙手上。

根据当事人林某(供应商总经理兼法人)陈述,其所在的威欣睿有限公司是通过前大疆采购经理伊丹,被引进到了大疆的供应商目录中。

随后不久伊丹离职,并介绍了新一任采购经理吕龙继续交接相关事宜。但在此时提出了要采购额的5%作为好处费。

举例来说,2018年的一份判决书指出,原告(大疆)提交的照片、视频光盘,不足以证明被告(被裁员工)存在在工作时间频繁串岗聊天的情况。原告提交的加工材料撞坏机台们和相关书面报告未获得采信。判定原告解除其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缺乏事实和制度依据,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51084.42元(8514.07元×3个月×2倍)

其一,高薪未必能笼络人心,心态平衡或许是一个要素。

2019年的一分判决书结论则显示,大疆百旺公司提交的人事办公室录像、往来邮件、《人民调解协议书》、两份《员工奖惩处理单》等证据均不足以证明其前员工的行为已达到《员工手册》载明的应当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认定公司构成违法解除,并据此需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33662.5元。

在前述大疆的公开信中,公司层提到:职务腐败问题可以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多大影响?从原材料采购、加工半成品到最后成为企业可用的零件,即使每一环节的腐败使得采购成本只上升5%~10%,经过三层产业链到达企业时,成本在无形中增加了16%~33%,令人触目惊心……而只有少数非常成熟的公司,经过长期锻炼和多次管理迭代,才能把职务腐败限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大部分公司仍然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路上克服重重挑战不断摸索。

友情链接: